主办单位:国家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办公室 支持单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现状及对策建议
2017年04月21日   文章作者: 刘博 徐乐灵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内容分类: 贸研报告

 

     要:随着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国际贸易的繁荣发展,国际航运中心的意义和功能不断扩展,对区域经济的发展也有着巨大的引擎作用。从1996年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正式启动以来,经过十八年的发展,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在硬件设施、港口吞吐量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航运中心软环境建设也在逐步推进。但与伦敦、新加坡、香港等公认的国际航运中心相比,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仍存在诸多问题。认清形势,找出差距,有利于上海在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过程中进一步发挥优势,逐步缩小差距,实现2020年基本建成国际航运中心的目标。
    关键词:航运中心;硬件设施;服务水平;对策建议

    引言

    目前,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正处于由传统的船货服务型模式向高端服务型模式转变的关键期,认清上海当前的发展现状及其存在的问题,同时充分借鉴世界典型国际航运中心的经验,有利于上海在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过程中进一步发挥优势、缩小差距,实现2020年基本建成国际航运中心的目标。此外,也可以为我国其他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提供参考及借鉴。

    2、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现状

    2.1上海港建设发展情况

    (1)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
    “十二五”期间,长江及内河航道改造稳步推进,港口泊位数量逐年递增,岸线资源科学利用,生产性泊位占比过半,形成了洋山深水港区、黄浦江沿岸、长江上海段、杭州湾北岸四大开放水域,建成251个海港码头、1220个海港泊位。一系列新码头建设和改造工作陆续完成,除提升港口集装箱、化学品、散杂货的通过能力外,还有效缓解专业汽车滚装码头的产能不足,进一步巩固上海国际大港地位。
    1 2014年底上海港海港码头泊位概况
      合计 公用码头 专用码头
    码头企业数(家) 251 22 229
    码头长度(千米) 125 28 97
    内:生产用码头长度(千米) 75 26 49
    泊位数(个) 1220 175 1045
    内: 生产用泊位数(个) 610 139 471
    码头货物年通过能力(亿吨) 5.06 2.33 2.73
    内: 集装箱年通过能力(万TEU) 1983 1957 26
    数据来源:2014年上海航运中心建设年报
    (2)深化“两型”港口建设
    上海港贯彻落实《上海港“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港口建设指导意见》(沪交港〔2011〕686号)加强港口绿色建设,致力于打造集约化、高效化的资源节约与环境友好型港口。港口强化环保管理与监管,发布一系列“两型”港口建设指导意见,并于2012年编制上海港首份年度环境质量报告,强化码头的污染防治管理。此外,港口加大清洁能源使用力度,探索性应用风能、太阳能等技术,研发低能耗的照明辅助系统和桥吊电气房自然风冷调温系统,积极推广港口资源节约、环境保护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和新设备,重点推进集装箱龙门式轮胎起重机节油和“油改电”、场内集卡“油改气”改造等工作。根据《指导意见》要求,场内集卡“油改气”作为重点项目推进。截至2014年,上港集团完成250辆场内集卡“油改气”更新。

    2.2 航运主业发展情况

    (1)航运企业集聚效应初步显现
    目前,全球前20家班轮公司都有分公司或办事机构入驻上海;经营国际海上运输及其辅助业的外商驻沪代表机构达到250家左右;1836家国际海上运输及辅助经营单位在上海从事经营活动。
    2 2010-2014上海船舶运输企业统计
    企业类型 国际船舶运输 国内船舶运输 合计
    2014年底总数(户) 72 248 320
    2013年底总数(户) 71 264 335
    2012年底总数(户) 65 263 328
    2011年底总数(户) 62 264 326
    2010年底总数(户) 60 255 315
    数据来源:原上海市交通和港口管理局
    (2)地方运力实现结构性优化
    在船舶运力方面,上海国内水路运输船舶运力总量平稳增长,结构调整步伐进一步加快,老旧船舶比例持续降低,船舶整体技术水平稳步提高。航运企业纷纷加快船舶升级换代,淘汰老旧低运量船舶,提升船舶运输效率,优化自身船队船舶船龄结构。

    2.3 传统航运服务业发展情况

    (1)船舶登记积极探索制度创新,数量稳步上升
    上海航运业务量的增加吸引大量船舶在上海集散,带来船舶登记业务的成倍增长,上海地区的船舶注册量呈稳步上升态势。2014年自贸区国际船舶登记试点方案获批,进一步降低国际船舶登记门槛、简化操作流程、提供政策优惠,为吸引中资方便旗船舶回归、维护国家战略利益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2)船舶代理规模平稳增长,对外开放程度有所提高
    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放缓及全球航运市场船舶大型化影响下,上海船舶代理企业经营难度逐年提高,船舶代理企业的发展规模相对稳定。同时,依托自贸试验区,对从事公共国际船舶代理业务的外资船舶代理企业的股比限制放开至51%。截至2014年底,上海市共有国际船舶代理企业151家。
    (3)货运代理行业集聚发展
    近五年来,上海地区的货运代理企业加速集聚发展,目前已成为全国注册登记货代企业数量最多、业务最集中的地区,占全国货代企业总数26%。截至2014年底,上海市国际货运代理备案企业达到9561家,2014年新备案企业2020家。
    (4)船舶检验服务能力有所提升
    各大船级社在上海的落户,大大增强了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软实力。中国船级社上海分社于2012年首次完成换旗转级检验试点,并开展了《“中国洋山”港保税登记船舶换旗转级检验导引》的编制工作,为上海船舶检验业务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3 中国船级社上海分社2010-2014年业务发展情况
    年份/艘 入级营运船舶
    检验
    新造入级船舶
    检验
    新造国内船舶
    检验
    国内营运船舶
    检验
    2010 1859 162 135 1986
    2011 1814 99 131 1765
    2012 1487 103 148 1704
    2013 704 14 19 765
    2014 639 24 6 751
    数据来源:中国船级社上海分社

    2.4 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情况

    (1)船舶交易发展水平不断提高
    船舶交易品种逐渐丰富、交易量平稳发展、交易业务类型愈发充实。交易品种由原先较为单一的散杂货船、集装箱船、油船等,扩展到冷藏船、挖泥船、工作船、液化气船等特种船型,基本实现全覆盖。2014年船舶交易总价值达到18.3亿元,同比增长39%。
    4 2011-2014年上海航运交易所船舶交易量及交易额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船舶交易数量(艘) 196 285 286 198 -
    交易总价值(亿元) 31 20 18 13.2 18.3
    交易船舶数同比增长 - 45.40% 0.35% -30.77% -
    数据来源:上海航运交易所
    (2)船舶管理行业得到进一步规范和开放
    2010年启动的船舶管理市场清理整顿专项行动,推动上海市船舶管理行业健康、规范发展。同时依托自贸试验区建设,船舶管理领域进一步扩大开放,允许自贸试验区内设立外商独资船舶管理企业政策落地为吸引国际船舶管理公司集聚发展提供便利。截至2014年底,上海共有船舶管理公司148家,其中国内船舶管理公司46家,国际船舶管理公司102家。
    (3)航运经纪人准入制度步入常态化运作
    上海率先试点国际航运经纪业准入制度,填补了国内航运经纪业准入制度的空白。2011-2013年间该项制度不断完善,航运经纪人执业资格实行考试与考核相结合的准入机制,从单一虹口区试点推广至上海市。
    上海航运经纪业发展初具规模。上海航运经纪成交业务量约占全国总量的70%左右,截止至2014年底,上海共有航运经纪企业22家,航运执业经纪人136人。目前在上海从事航运经纪的组织形式有三种,外资企业中国代表处,中资企业和私营企业。其中外资企业中国代表处是主体,占77.3%。航运经纪专业化程度较强,而外资企业有较强的***总机构作为其基础,其市场份额较高。
    (4)海事审判实力不断提升,海事仲裁话语权逐步显现
    目前,上海海事审判逐步增强、案件受理量明显增多、案件受理类型覆盖面广。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仍是受案主要类型,海上保险、租船合同等新型案件数量稳步上升。
    上海海事仲裁业务量快速提升,国际话语权逐步提升。积极推进海事仲裁“本土化”,上海海事仲裁院公开出版《航运标准合同系列(上海格式)》第一分册,汇编多年制订的造船合同、租船合同、船员劳务合同等十余个航运格式合同。
    (5)航运研究咨询力量不断壮大
    上海目前已汇集一批行业领先的航运研究咨询机构,包括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上海航运交易等本土机构和港国际航运研发与交流中心等境外机构。其中,本土航运研究咨询机构在推进国际化发展的过程中,部分信息产品已在国内外形成一定的影响力。
    (6)国内外知名航运组织集聚效应显现
    上海航运要素加快集聚、航运服务能力不断健全、对国际航运组织的吸引力不断增强,引进功能性机构数量大幅增长。以BIMCO、波交所、世界海事大学、上海亚洲船级社中心为代表的知名航运组织相继落户使上海在国际航运界的话语权和竞争力日益凸显。

    3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及存在问题

    3.1 港口发展存在的问题

    (1)国际中转枢纽地位不高
    2012年试点水水中转集拼业务启动后,上海港国际中转业务增长较快,但与新加坡、香港、釜山等传统国际中转枢纽港相比,在数量上差距依然显著,2014年上海港完成集装箱国际中转量250.4万标准箱,同比增长5.9%,占总吞吐量比重为7.1%,在中转服务能力上仍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2)港口经营管理水平有待加强
    近年来上海港口的整体硬件实力已得到跨越式提升,相对而言,港口软实力稍显薄弱。港口在高效化运营、信息化管理、智慧化操作方面与国际传统枢纽港仍有一定差距,港口自主研发的具有领先水平的科技成果不够。

    3.2 航运主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1)航运企业面临新型挑战的创新能力不足
    近年来,我国海运、港口等领域对外商开放力度逐渐扩大,在船舶大型化、绿色化和联盟化的市场趋势下,对本土航运企业提出新的挑战。国内大型国营航运企业受制于体制机制束缚,面对即将到来的激烈的市场竞争显现出创新能力不足、缺乏核心竞争力的尴尬局面。
    (2)民营航运企业“走出去”战略步履艰难
    我国大多数民营航运企业起步较晚,在资金、技术、经营管理、人才资源、国际化运营和抗风险能力等方面与境外投资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加之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的新情况、新问题,对部分地区和行业境外投资风险有加大的趋势,在国际航运市场的竞争中较多处于不利位置。
    (3)营商环境对内外资航运企业的吸引力较小
    相比于新加坡、香港等地,国内的总体航运营商环境仍存在一定差距,在法律环境、市场准入、税收制度、政府服务、航运人才等方面存在许多不足,这直接影响到国内航运企业的运营,也将间接抑制了外资企业入驻境内的动力。

    3.3 航运服务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1)现代航运服务规模普遍偏小
    经过长期发展,上海在货物运输、货运代理等传统航运服务业已初具规模,但在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上由于起步较晚、基础相对薄弱,尚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低技术含量、操作方式单一的基础型航运服务业进入过度,导致上海航运服务整体水平处于产业链低端,整体大而不强,影响力小。
    (2)本地固定型服务产业比重过大
    当前上海航运服务产业具有很强的地方特征,通常围绕港口装卸货物、来港船舶展开,具有明显的随货量波动的特征。相对而言,不受地域限制的国际流动性业务占比很小,一方面由于上海现代航运服务产业基础薄弱,可在世界范围内流动的航运服务产业通常需要优良的航运环境和一定程度的历史积累;另一方面,我国在与国外的营商环境、法律体系、通行规则的衔接上还有一定距离。
    (3)国际航运服务能级有待提升
    上海在航运服务能级方面与伦敦、新加坡、香港等国际航运中心的差距依然明显。例如,偏重传统法律服务,供应能力基本饱和并显过剩趋势,而为航运中心配套的现代法律服务供应能力严重不足;在国际航运规则和标准制定等信息服务领域的能力和水平上也有所欠缺。

    4、加快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对策建议

    4.1 完善长三角地区协调机制,扩大影响范围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在前期建设过程中,得到了浙江和江苏的大力支持。为了进一步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完成2020年的建设目标,上海仍然需要得到周边省市和长江流域的支持,但同时,上海有必要加强与长三角地区和长江流域省市的合作协调机制,扩大影响范围,例如进一步深化与长三角、中部六省和川渝沪等区域的大通关合作,加快促进口岸服务便利化;放大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溢出效应,让周边区域共享航运中心建设成果。

    4.2 推进深水港的建设和集疏运体系的优化

    在硬件设施上,为满足上海日益增长的港口吞吐量需求,缓解外高桥等港区产能瓶颈问题,保证上海港国际枢纽大港的地位,需要推进上海深水港的建设,在现有功能布局上,积极研究横沙新港或大洋山岛的开发建设。在港口集疏运体系优化方面,加快港区铁路和航道建设,促进港口集疏运方式由公路向铁路和水路转移,大力提升配套设施水平,保障港口输运货物路径畅通。

    4.3 加快培育高端航运服务业

    目前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短板在于高端航运服务业,应加快培育船舶交易、船舶管理、海事仲裁、航运金融和航运咨询服务等高端航运服务业。如搭建全国性的船舶交易平台,规范船舶交易服务流程体系;推进船舶管理专业化发展,鼓励第三方专业船舶管理公司的设立和引进;进一步修订完善《仲裁法》、《海商法》等相关法律,大力推广海事仲裁条款,与国际接轨;吸引国际级别的航运金融要素在上海集聚,大力发展航运金融业;培育一批具有较强咨询和业务创新能力的航运咨询企业,增强航运咨询服务能力等。

    4.4 发展航运电商、智慧航运

    航运电商和智慧航运的崛起,有利于降低航运服务交易双方的成本、提高交易效率、增强数据分析应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若能抓住航运信息化、智能化发展的热潮,将有机会在航运信息软实力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因此要大力发展航运电子商务平台,培养国际贸易支付平台以及航运电子商务高端复合性人才;建设智慧港口,提升港口装备智能化水平及港口大数据的存储和利用效率;提升电子口岸服务水平,完善港口、航运、货主、代理、口岸监管部门间的电子数据联网交换等。

    4.5 培养和引进航运人才

    提升航运服务水平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才,一方面可以依托上海海事大学等院校机构培养高端航运人才,特别针对航运金融、航运保险、海事仲裁和邮轮管理等人才相对缺乏的专业学科进行有针对性的培养;另一方面通过制定优惠措施或激励政策吸引国外高级航运人才来到上海,这些可以参照新加坡等境外成功经验。
     
    参考文献
    [1]荣伟成.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问题研究[D].安徽:安徽大学.2014-05.
    [2]汪传旭,柯蓉,董岗.航运中心比较与上海实践[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3]邵灵芝.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国际竞争力成因[J].水运管理,2009(1):3-5.
    [4]高洁,真虹,李建丽,王岚.上海国际航运中心人才集聚水平综合评价[J],2009(4):46-51.
    [5]中国港口年鉴编辑部. 中国港口年鉴[M]. 中国港口杂志社, 2014.

     





    上一篇:浅析港机企业从单一制造型 向高端制造+服务型升级 下一篇:没有了